奇门遁甲 飞盘奇门 奇门法术 六壬日课 太乙神数 奇门风水
您的位置 >> 易德轩首页 >> 奇门 >> 太乙神数 >> 作为三式之首的太乙神数,能否真正的预测国运?
作为三式之首的太乙神数,能否真正的预测国运?
责任编辑:(易德轩小编) 来源:(奇门遁甲专题文章) 浏览次数:26次 更新日期:2020年5月20日 >> 进入论坛

太乙神数排盘

    开篇不说废话就不是观星台

    首先还是星台君的日常扯闲惯例。

    “如果说术数界有什么,或者有多少千年谎言。”

    “那么太乙神数在占国运上靠谱,有专长。”——这句话绝对会排上其中之一。

    这并不是星台君信口开河。

    因为作为术数入坑人士,对于术数的崇信通常都是根深蒂固的(不然也不会在研习之路上走的这么远),接受和承认太乙神数的传说有夸大之嫌,也是令重度中二病的我很痛苦的。


640.webp (9).jpg


    (已经预感到即将被无数大师喷死)

    星台君只是在陈述自己所确认的真实,一定又会造就了一大波的幻灭。

    但是在三观被毁之后,人们普遍都会首先问:“你凭什么这么说?”难道不是因为你学艺不精,未得真传,然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么?


太乙神数排盘


    然后就是恕我直言——恐怕几千年来就没有吃到葡萄的。

    若问何出此言,且听下文分解。

    (星台君:经过一番求证,太乙神数不靠谱的事实就摆在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揭开神秘面纱,

    有时候揭开的是遮羞布。

    ——少微

    2

    太乙神数为何历史地位如此之高?

    任何一门术数,若要获得大宗术数的地位,只有两种方式。

    要么是受官方认可,要么是广受民间传习。

    而作为三式之一的太乙式,在唐宋之时,作为”内算“并且为司天监所必须从习的,作为官学,其地位并不需要太多民间基础,自然就能登入大雅之堂。

    《数书九章》原序南宋秦九韶

    今数术之书,尚三十余家。天象历度,谓之缀术;太乙壬甲谓之三式,皆曰内算,言其秘也。九章所载,即周官九数,系于方圆者为蚩术,皆曰外算,对内而言也。其用相通,不可岐二。

    但是这就有一个问题,太乙神数为何会这么受官方认可?

    这并不是只靠术士们忽悠两下就能奠定的位置,必然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

    首先要在这里说明一下的就是太乙神数的历史,以及一个必要的认知,就是——太乙神数是有历史断层的,而这个历史断层正是以唐朝王希明的《太乙金镜式经》成书为里程的。

    而另一个更尴尬的事实是,目前能考及的最早的成系统的太乙神数的著作,正是《太乙金镜式经》,而后世包括今天所传的太乙神数,正是以此为基的。

    包括司天监等人,所从习的太乙神数,也正是基于此,也就是我们今天学太乙的翻来覆去的就那几本书。比如《秘书监志》中的元朝司天台考试题目记载

    占候三式科

    所习经书:《太一金镜式经》《景佑福应集》《遁甲天一万一诀》(又名《三元式经》)《景佑符应经》《神定经》《六壬连珠集》《补阙新书》

    试格:

    假令题一道:

    一.问某年月日时四计太乙在何宫之类。

    义理二道。(皆不限字数,并以不失题意,文理优长者为中选)

    1.假令问冬至天元一七四何义之类。

    2.假令问百六涉害何义之类。

    而在王希明的《金镜式经》之前的太乙术,史料和出土文物上有一些寥寥的记载,目前学术界通常称之为太乙九宫占,与今日的太乙神数分割开来。在这里星台君称之为古太乙,将金镜之后的称为今太乙。

    而太乙式法的起源时间,目前没有公论,普遍认为是在春秋时期可能就有了(比如楚地的太乙崇拜),到了汉朝时,是明确的成为了一家之言的,比如史记里的日者七家,其一就有太乙家。

    “孝武帝时,聚会占家问之,某日可取妇乎?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辰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辩讼不决,以状闻。制曰:‘避诸死忌,以五行为主。’”人取于五行者也

    而历史上关于古太乙的记载,现存可考的比较经典的案例都是在两汉时期。

    古太乙最为经典的理论,就是阳九百六之说,而史籍中最早出现的阳九百六记载,可见于《汉书》之中:

    《汉书·路温舒传》

    “温舒从祖父受历数天文,以为汉厄三七之间。”

    《汉书·谷永传》:“陛下承八世之功业,当阳数之标季,涉三七之节纪,遭无妄之卦运,直百六之灾阸。”颜师古注引孟康曰:“至平帝乃三七二百一十岁之厄,今已涉向其节纪。”

    这里涉及的术语都显然与阳九百六之说有关,这是两汉时期非常主流且关键的灾异占验思想,我们从《太平经》的开篇中也能看出这一思想的滥觞。

    《太平经》甲部卷一

    太平金阙帝晨后圣帝君师辅历纪岁次、平气去来、兆候贤圣、功行种民、定法本起。

    问曰:“三统转轮,有去有来,民必有主,姓字可得知乎?”善哉!子何为复问此乎?”“明师难遭,良时易过,不胜喁喁,愿欲请闻。愚暗冒味,过厚惧深。”“噫!非过也。天使子问,以开后人,今悟者识正,去伪得真。吾欲不言,恐天悒悒,乱不时平。行安坐,当为子道之,自当了然,无有疑也。昔之天地与今天地,有始有终,同无异矣。初善后恶,中间兴衰,一成一败。阳九百六,六九乃周,周则大坏。天地混齑,人物糜溃,唯积善者免之,长为种民。种民智识,尚有差降,未同浃一,犹须师君。君圣师明,教化不死,积炼成圣,故号种民。种民,圣贤长生之类也。

    。。。。。。

    大恶有四:兵、病、水、火。阳九一周,阴孤盛则水溢;百六一匝,阳偏兴则火起。自尧以前,不复须述,从唐以后,今略陈之,宜谛忆识,急营防避。

    尧水之后,汤火为灾,此后遍地小小水火,罪重随招,非大阳九、大百六也。大九六中,必有大小甲申。甲申为期,鬼对人也。灾有重轻,罪福厚薄,年地既异,推移不同。中人之中,依期自至。中之上下,可上可下,上下进退,升降无定。为恶则促,为善则延。未能精进,不能得道。正可申期,随功多少。是以百六阳九,或先或后,常数大历,准拟浅深。

    (星台君吐槽:术数推算国运,本就蕴含着一定的循环史观思想,可见阳九百六这种东西在起义时简直超级有用。。。)

    这种思想在东汉晚期已经成为主流思想并且得到社会的广泛承认,自然连带着古太乙也会被认为是王佐之术。

    而在三国魏晋南北朝这段时间,对太乙式的重视更是到了巅峰。

    比如:

    《三国志.吴书.刘惇传》丹阳之变

    建安中,孙权在豫章时,有星变以问惇.惇曰:"灾在丹阳."权曰:"何如?"曰:"客胜主人,到某日当得闻."是时,边鸿作乱.卒如惇言.惇于诸术皆善,尤明太乙,皆能推演其事,穷尽要妙.

    <诸葛丞相集>

    诸葛亮上先主书有云:亮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在酉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主于将帅多凶少吉.

    南朝梁萧统《春日宴晋熙王》诗:“百六钟期数,三七厄时中。国难悲如毁,亲离叹数穷。”

    而真正的一炮打响太乙神数在历史上的名声的,是作为正史的《南齐书》,其中萧子显在开篇的《高帝纪》中,写了长长的一段盛赞太乙九宫占的评述,其中列举了13个太乙九宫占和历史时间的合验,乍一看令人觉得太乙好流弊啊,而也正是因为这段记载,后世尤其是唐宋时期,历代帝王尤其重视太乙神数。至此太乙神数真正的成为军国政治占卜的第一秘数学。

    史臣曰:案《太一九宫占》推汉高五年,太一在四宫,主人与客俱得吉,计先举事者胜,是岁高祖破楚。晋元兴二年,太一在七宫,太一为帝,天目为辅佐,迫胁太一,是年安帝为桓玄所逼出宫。大将在一宫,参相在三宫,格太一。经言,格者,已立政事,上下格之,不利有为,安居之世,不利举动。元兴三年,太一在七宫,宋武破桓玄。元嘉元年,太一在六宫,不利有为,徐、傅废营阳王。七年,太一在八宫,关囚恶岁,大小将皆不得立,其年到彦之北伐,初胜后败,客主俱不利。十八年,太一在二宫,客主俱不利,是岁氐杨难当寇梁、益,来年仇池破。十九年,大小将皆见关不立,凶,其年裴方明伐仇池,克百顷,明年失之。泰始元年,太一在二宫,为大小将奄击之,其年景和废。二年,太一在三宫,不利先起,主人胜,其年晋安王子勋反。元徽二年,太一在六宫,先起败,是岁桂阳王休范反,并伏诛。四年,太一在七宫,先起者客,西北走,其年建平王景素败。升明元年,太一在七宫,不利为客,安居之世,举事为主人,应发为客,袁粲、沈攸之等反,伏诛。是岁太一在杜门,临八宫,宋帝禅位,不利为客,安居之世,举事为主人,禅代之应也。

    但是在这里要注意两点。

    一是太乙九宫占不等于现存的世传太乙神数,甚至用现传的太乙神数,无法反推出史书记载的灾年。

    二是只有13个案例,如果更多更细致的合验,其实很多历史年份是合验不上的,这里的看似神奇其实也只是幸存者定律的表现而已。

    关于这两点,下文中详细论述。

    3

    阳九百六一类的循环史观批判,兼论古太乙与今太乙间的断层

    首先就是太乙神数的年盘起局,研习过的人都知道,是根据太乙积年来进行起局的,而由于术数规律,4560年一循环,即五元六纪,所以在实际占卜推算时,经常使用截法,来简化庞大的太乙积年数计算,最终结果一样。

    而更小的循环,太乙只有阴阳72局,合计144局,并且一年一局,依次排下去,比如去年的话是阳遁45局,就是今年是阳遁46局,明年就是阳遁47局,就是这么硬性。(当然这么说是没有配合太乙十二运,以及忽略许多太乙神煞后才这么说的,但是这依然很能说明问题。)

    假设太乙真的能完美的预测国运,那么这种144年的循环史规律,怎么会至今没人发觉呢?为什么改朝换代不是严格按照144年的规律运行呢?

    这都是值得人去客观的深思的。

    而关于阳九百六到底靠不靠谱,古人也早有论述。

    (宋)张世南撰的《游宦纪闻》中,对阳九百六有过一段参验。

    王跋《肘后备检》,立论甚通。其说云:“后羿、寒浞之乱,得阳九之数七,赧王衰微,得阳九之数八,桓、灵卑弱,得阳九之数九,炀帝灭亡,得阳九之数十。周宣王父厉而子幽,得百六之数十二,敬王时,吴、越相残,海内多事,得百六之数十三,秦灭六国,得百六之数十四,东晋播迁,十六国分裂,得百六之数极,而反于一。五代乱离,百六之数三,此皆所应者也。舜、禹至治,万世所师,得百六之数七,成、康刑措,四十余年,得百六之数十一。小甲、雍己之际,得阳九之数五,而百六之数九,庚丁、武乙之际,得阳九之数六,不降享国五十九年,得百六之数八,盘庚、小辛之际,得百六之数十,明帝、章帝,继光武而臻泰定,得百六之数十五,贞观二十三年,近世所谓太平,得百六之数二,此皆所不应者也。《福应集》云:‘唐武德七年甲申,五福太乙入中宫洛阳之分,继有贞观之治。遂以此为福应。然宣、懿、僖、昭之际,再入中宫,而贞观之治,何不复举?又云:‘唐昭宣帝天四年丁卯,四神太乙入六宫雍州之分,而昭宣禅位于梁。’遂以此为祸应。然开元十六年,亦入六宫,乃太平极治,与贞观比。以至夏桀放于南巢,商纣亡于牧野,王莽篡汉,禄山乱唐,阳九百六之数,皆不逢之。此其故何也?余尝深究其所以然。

    昔周公问太公,何以治齐?曰:‘举贤而尚功。’周公以之为强臣之渐。太公问周公,何以治鲁?曰:‘亲亲而尚恩。’太公以之为浸弱之基。是以圣人推三代损益,而百世可知。大抵天下之事,因缘积袭,固有系于人事,未必尽由天理。通天、地、人曰‘儒’,通天、地而不通人曰‘技’。然拘执此以为不可改易,乃术士之蔽,非儒者之通论。善言天地者以人事,善言人事者以天地,岂可蔽于天而不知人乎?古之善为政者,尚以知变为贤,况冥冥之中,奉行天地号令,或主吉,或主凶,皆本于天地之一气,安有固而不知变者。以尧、舜、禹为君臣,文、武、周公为父子,虽遇阳九百六之数,越理而降以祸,必不其然。自此而下,其他不能详知者,皆可以类推也。

    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太乙不过十神、十精、四计之类。彼其周流于天地间,始而有终,终则复始,古既不异于今,今亦不异于古。然上古至治,终不可复,又中间盛衰兴废,亦不可循前而取。岂非人事之不齐,故应之者,亦不一耶?术固有之。太乙考治人君之善恶,临有道之国则昌,临无道之国则亡,有天下国家者,可不谨哉。”已上皆王说。

    盖太乙数中,专考阳九、百六之数。以四百五十六年为一阳九,二百八十八年为一百六。阳九,奇数也,为阳数之穷。百六,偶数也,为阴数之穷。大抵岁运值之,终有厄会。洪文敏公《五笔》中,载阳九、百六之说,与此不同。

    大意就是说,人家有个术士朋友,写了本太乙书,然后对阳九百六进行过合验,发觉太乙神数就是有应有不应。然后开始甩锅给人君,修德等等的各种洗地,然后被这位记载了下来。

    (君主:天象要我背锅就算了,太乙我也要背锅)

    然后历史上对太乙神数吐槽的最狠的,还是清朝大儒黄宗羲的《易学象数论》,其中直接将太乙神数归为谶纬之学的变种发展,然后批判其为“经纬混淆,行度无稽”,其中也对衡运等说法进行了吐槽,也深知这种循环史观的东西经常有验有不验,然后也是立论为——不可废,留其不然以观人事,留其然以观天运。(虽然本质上也是洗地)。

    可见太乙神数的不靠谱性,并不是我一家之言,古时的研习者都早有论述。

    其次就是对于汉书中的阳九百六之年,用现传太乙术的积年术进行核验,无论是《金镜式经》《太乙统宗宝鉴》《太乙淘金歌》,都无法推算出来,而汉朝时的阳九百六推算方法也至今是个迷,这也是古今太乙术有所断层的佐证。

    此外就是出土的太乙九宫占盘,也并不是像今天的太乙盘一样,为洛书逆转前一,而是正常洛书,此外东汉当时的各类纬书中的太乙论述,也并没有逆转前一,所以古太乙式法究竟是什么样,也同样还只能是个谜。

    4

    太乙神数在今天没有流行的真正原因

    首先且不谈市面上对太乙的各种别有用心的神化,以及各种占卜传说和传闻。目前市面上都说太乙神数很难,所以从习的人少,没错,这个是一个原因,但绝对不是最主要的。

    太乙神数没有普及的真正原因,是它本身就存在一堆历史公案还没有破解。

    而这样是无法推广的,比如某个大师跳出来说自己的是家传太乙,体系完整,然后碰上学术问题,一被问就露馅。

    此外就是太乙神数目前还没有用于占卜的体系,最多有个太乙人道命法这一奇葩存在,而书又实在太少,无法令大量的人去扎入研究。

    (只要你体系够庞大,世界观够健全,就会有人信,就算你是坨屎也会有人吃)

    比如最典型的,各类太乙典籍中的积年数就不一样,连排盘都一堆问题还经常互不兼容,而各家体系又都只存一书,无法详尽的说明许多细节问题,自然会卡着无数想要探索太乙的人。

    还有就是太乙想要用于占卜的话,时计太乙的推算方式,目前还是个谜。

    由于年月日家占卜都并不能适应现代的快节奏生活以及人事日常的占卜应用,而目前市面上的时计推算方法,都是以王鸣鹤的《登坛必究》里的时计太乙推算方法为宗的,但是实际上这种方法与许多太乙典籍中的时计方法论述的都是不同的,并且也会和奇门一样,碰上节气交司的问题,所以许多企图要用时计太乙来模仿时家奇门一样,然后推广流行的人,多数都卡在了这里。(四)


@-------------------------------------------------------@

声明: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易德轩观点,你有什么看法,可以到论坛发帖交流:【免费论坛】

·上一篇奇门文章:小众术数系列——太乙神数
·下一篇奇门文章:已经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网站地图 
易德轩网 2006-2019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509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