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 奇门起盘 奇门预测 大六壬 太乙神数 其它三式
您的位置 >> 易德轩首页 >> 奇门 >> 大六壬
六壬星命贵人起例考辨
责任编辑:(易德轩小编) 来源:(奇门遁甲专题文章) 浏览次数:63次 更新日期:2018年3月19日 >> 进入论坛

  1.六壬、星命中常见的贵人起例

  “天乙贵人”为壬占首重。且如《大六壬精解》依“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蛇兔藏;六辛逢马虎,永定贵人方”一诀起贵人;又谓前一支神为昼贵人,后一支神为夜贵人。这个方法与星命家在八字中取天乙之法大致相同,如明万民英所撰《星命大成》就是以此分昼夜贵人的,其诀曰:“甲戊庚兮是牛乡,乙己鼠兮丙猪方,丁猪壬癸居蛇位,六辛逢马贵为阳;甲戊庚兮居羊地,乙己在猴丙丁鸡,辛遇虎穴壬癸兔,此是夜中贵人梯”。《大全》课经中所采亦用此法。

  2.《四库全书》的相关提要

  《四库全书》本《大全》的提要中讲:“是书所取天乙尚沿俗例,卷中仅载先天贵人一图,不用未免失之舛漏”。由此可见,即《大全》一书,其的贵人取用方法,也不统一,况诸家杂陈,歧说纷繁,各取所执。今引清康熙政府编制的《御定星历考原》及乾隆政府编制的《钦定协纪辨方书》二书,对贵人的起例做一考证、订讹。

  3.官方星历的论述

  ①痛陈伪术之流弊
  《御定星历考原》一书,是清帝康熙在发现历代所用的星数、历法中多存混淆不明、前后矛盾、有悖正旨之处后,下诏修订、颁布的一部历法要典。继此之后,其孙乾隆帝在编修《四库全书》,并采录此书时,又觉得它过于简要,有不少奥旨均引而未发,不够详尽,且因未及对监本通书作相应地修订,致使《考原》与通行的历书仍互有出入,遂诏谕时尚健在并参与《考原》编撰的庄亲王允禄为总理,其弟和亲王弘昼为武英殿监理,携张照等一班学识广博、精于历法、术数者,以《考原》为蓝本,编撰《钦定协纪辨方书》。《协纪辨方书》序言中述道:
  “粤昔帝尧命羲和敬授人时,厥民知析因夷隩之节。后圣有作推而弥广……此皆载之经典,百王不易者也。厥后滥觞,是以讹谬。术士以吉凶祸福之说,震惊朕师,不可方物。如褚少孙补《史记》所称,彼家云吉,此家云凶;彼家云小吉,此家云大凶,茫乎不知其畔岸。汉武以来,已如聚讼,而荀况、王充辈斥为理之所无,弃而勿论者也。虽然天以日月行四时,人奉天而时,若响明而治,响晦而息,后王君公所以奉若天道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群黎百姓所以奉若天道也……然则举大事、动大众,协乎五纪,辨乎五方,以顺天地之性,岂无寸分节解,以推极其至精至微之理者欤?其支离蒙昧、拘牵谬悠之说,乃术士之过,而非可因噎而废食者也。钦天监旧有《选择通书》,刻于康熙二十二年。其书成于星官之手,因讹袭谬见之施行,往往举矛刺盾。
  皇祖仁皇帝知其荒率不可以训,曾纂为《星历考原》一书,刊刻颁行,而未将监本改正,盖以待夫后人。
  圣人之心慎而又慎如此也。以谕监臣,监臣曰:‘通书’之谬允宜改正。朕因其请,谓及今犹有庄亲王等数人曾经皇祖指授,稍明此理,使此时不加订正,恐后此益复无可任使。爰命编辑成书,颁布天下。较之旧本,谬说少除。然俗所久沿,则不能尽去,便民用也,命名曰《协纪辨方书》。夫‘协纪辨方’者,敬天之纪,敬地之方也……”
  借古鉴今,纵观当今世代,命相、风水、卜筮、奇遁之术正打着信息预测、科学算命的旗号,滥觞于街巷。众多江湖术士或无视学问,行诸令色巧言,欺世敛财;或仗虚名,拿些一知半解的粗弊“心得”,著书立说,遗祸后学;更有甚者,是一群浮夸无耻之徒,极尽奇谈空论之能事,变乱古法,哗众争宠……凡此种种,较之先贤殚精竭虑而后得的微言大义、济世婆心,真如疯言梦呓一般。
  ②贵人起例的辩证
  《考原》论天乙贵人起例云:
  “曹震圭曰:‘天乙者乃紫微垣左枢傍之一星,万神之主掌也。一日二者,阴阳分治内外之义也。辰戌为魁罡之位,故贵人不临。戊以配中央之位,乃勾陈后宫之象,故与甲同其起例。以丑乃紫微后门之左,阳界之辰也;未乃紫微南门之右,阴界之辰也。甲者,十干之首,故阳贵以甲加丑逆行:甲得丑、乙得子、丙得亥、丁得酉、己得申、庚得未、辛得午、壬得巳、癸得卯,此昼日之贵也;阴贵以甲加未顺行:甲得未、乙得申、丙得酉、丁得亥、己得子、庚得丑、辛得寅、壬得卯、癸得巳,此暮夜之贵也;戊以助甲成功,故亦得丑、未;若六辛之独得寅、午,则自然所致,更无可疑矣’。
  又《通书》云,郭景纯以十干贵人为吉神之首,至静而能制群动,至尊而能镇飞浮。以其为坤黄中通,理乃贵人之德,是以阳贵人出于先天之坤而顺,阴贵人出于后天之坤而逆。天干之德未足为贵,而干德之合气乃为贵也。
  先天坤卦在正北,阳贵起于先天之坤,故从子起甲,甲德在子,气合于己,故己以子为阳贵;以次顺行:乙德在丑,气合于庚;丙德在寅,气合于辛;丁德在卯,气合于壬;辰为天罗,贵人不居,故戊跨在巳,气合于癸;午与先天坤位相对,名曰天空,贵人有独无对,故阳贵人不入于午;己德在未,气合于甲;庚德在申,气合于乙;辛德在酉,气合于丙;戌为地网,贵人不居,故壬跨在亥,气合于丁;子,坤位贵人不再居故,癸在丑,气合于戊。是阳贵起例。
  ……
  歌曰:庚戊见牛甲在羊,乙猴己鼠丙鸡方;
  丁猪癸蛇壬是兔,六辛逢虎贵为阳。
  此十干先天相合之气,属阳,故从子位顺行分居地盘九支,谓之阳贵人,旦昼于冬至后用之。
  后天坤卦在西南,阴贵起于后天之坤,故从申起甲,甲德在申,气合于己,故己以申为阴贵;以次逆行:乙德在未,气合于庚;丙德在午,气合于辛;丁德在巳,气合于壬;辰为天罗,贵人不居,故戊跨在卯,气合于癸;寅与后天坤位相对,名曰天空,贵人有独无对,故阴贵人不入于寅;己德在丑,气合于甲;庚德在子,气合于乙;辛德在亥,气合于丙;戌为地网,贵人不居,故跨在酉,气合于丁;坤位贵人不再居故,癸跨在未,气合于戊。是为阴贵起例。
  ……
  歌曰:甲贵阴牛庚戊羊,乙贵在鼠己猴乡;
  丙猪丁鸡辛遇马,壬蛇癸兔属阴方。
  此十天干后天相合之气,属阴,故从申位逆行分居地盘九支,谓之阴贵人,暮夜于夏至后用之。
  按:曹氏与《通书》二说各有意义,但曹氏则以阳为阴,以阴为阳。夫阳顺阴逆,阳前阴后,自然之理也。当以起未而顺者为阳,起丑而逆者为阴方是”。
  上论《辨方》与《考原》同,而《辨方》更申结正义云:
  “古云:丑、未为天乙贵人出入之门,缘阳贵以甲起子,循丑顺行至癸,复归于丑;阴贵以甲起申,由未逆行至癸,复归于未,岂非丑、未为贵人出入之门乎?
  ……
  ……是按贵人云者,干德合方之神也。何以不用干德而用其合?干德,体也,合则用也,合干之德其所用必大吉矣,故以贵人名之。合方之论考历书所载审矣。而曹震圭阴阳顺逆倒置者,则世俗并如其说。考其根源,则以《元女经》有‘旦大吉,夕小吉’之文故也。然其理良不可通,则亦未得以《元女经》有其文而可据信也。且大、小二字易以淆伪,安知非浅学之人,转以俗说改灶《元女经》,遂传刻袭谬欤?……”
  二书均以郭氏先后天起贵人为的,并非偶然。一则,在理论上,郭氏的说法较有说服力;二则,在壬占中,也有如《大六壬类集》依此法起贵人的。
  ③诸家得失之旁考
  旁考明万明英撰写的《三命通会》中的相关条目,其所录《通玄经》起例大抵与郭氏之说相近。不过,万民英对这种取法并不十分认同,认为:“据此说,天乙是十干秀气,非天上之星也。余(按:即万民英本人)闻一术者云:日出于寅,众星皆落;日沉于申,众星皆出。故昼贵起于寅,夜贵起于申,数至丑、未是天乙之家舍,十干见天乙为贵。如:甲禄寅,以寅加寅,顺数至丑即为本家,故甲贵在丑;乙禄卯,以卯加寅,数至子见丑,故乙贵在子;丙禄巳,以巳加寅,数至戌见丑,戌为恶弱之地,天乙不临,则进一位,故丙贵在亥;……戊寄位于艮,故戊亦以寅起,与甲同;己寄位于坤,以未加寅,数至申见丑,故己贵在申;……壬禄亥,以亥加寅,数至辰见丑,辰为恶弱之地,天乙不临,则进一位,故壬贵在巳……夜贵以申起,一如寅法,见未与见丑同,是贵分有定位。而‘甲戊庚牛羊’之歌则泥而不通矣。此说就以天星论,尤为有理。今六壬、选择诸术,或分阴阳,或分昼夜,盖本此二说(按:‘二说’即此说与《通玄经》之说)”。万氏在这里认可的某术士的说法,与《考原》及《辨方书》中曹氏之说相同。可是,同是万氏所著的《星命大成》的天乙起例,又未依此起求天乙,亦为一大疑问、大矛盾。
  此外,还有一种不多见的起例,乃清叶悔亭《六壬眎斯》所采之诀:“楚黄甘时望先生论贵人起例,谓今人以先后天起,曰:‘甲戊庚牛羊’,以讹传讹,且牵强作图,附会其说,乖谬甚矣。夫六壬有七百二十课,以‘甲戊庚牛羊’起,六壬差六十课,何以定断?余(按:指悔亭本人)留心占试,每作课遇庚日多不验,当以‘甲戊兼牛羊’是。尝参考《六壬玉门》、《会门》、《金匮》、《会总》诸经,校定三传四课,俱从‘甲戊兼牛羊’,与奇门等类相同,方与七百二十课钤之数不谬。贵人只有阳贵、阴贵,天干只有阳干、阴干,若依世俗所云,是甲、戊、庚三干共用两贵人,六辛逢马、虎,一辛干而独用两贵人矣。如此舛错,这安得取验?起例定局于后:甲戊兼牛羊,乙己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兔蛇藏,庚辛逢虎马,永定贵人方”。这个起例,作者言之凿凿,似乎可信,可惜此说没有寻根求源地考证贵人起例的由来,主观臆断的倾向颇重;且彼曰“方与奇门等类相同”,今又考阅明程道生《遁甲演义》,见书中所载贵人起例理、诀均同于郭氏之说,是知即奇门,亦有从先后天顺逆起贵人的。
  ④个人考辨的结论
  总之,曹氏之诀有背阳从昼未顺行、阴自暮丑逆行常规;万氏由寅、申分阴阳,从天星论天乙起例与曹氏同,但并不统一,难以服人;而叶氏之诀欠强有力的论证,不足为训。故此,我觉得郭氏之法,较为可信。

  4.昼、暮贵人的区分

  至于应在何时用昼贵,何时用夜贵的问题,各家的论述也不尽相同,如《大六壬精解》、《六壬眎斯》均以卯、酉为分界,凡占课正时为卯时至申时的,用阳贵;占课正时为酉时至寅时的,用夜贵;也有另由求占者自报某时或用牙筹拈取、用珠盘摇取某时,以定旦、暮贵人的。关于这两种方法,《六壬眎斯》评判道:“今人以正时难于测度,或令占者随口举报一时,或用牙筹拈取,或用珠盘摇取,此亦变通之一法,于理可行。惟不论日占、夜占,但得卯、辰、巳、午、未、申,即用阳贵,得酉、戌、亥、子、丑、寅,即用阴贵,此则胶滞不通,阴阳舛错,断事亦无所凭准矣。余参考诸书,并闻之前哲,阴阳贵人当以占课之旦、暮为定。如在日占,即得酉、戌、亥等时,亦当用日贵;如在夜占,即得卯、辰、巳等时,亦当用夜贵,始于昼夜、阴阳不相背谬”。这种以正时为准,定昼暮贵人的观点,我以为是正确可行的。至若划分昼夜的界限,我觉得在没有钟表的时代,术士们又没有条件人手备一个滴漏之类的计时工具,大多以卯、酉来划分昼夜,这是情不得已的事情。可现在钟表已极为普遍,我们自然当以准确的日出入时来定昼夜。如《辨方》云:“至其昼夜之分,则或以卯、酉为限,或以日出入为限。今考其义,自当以日出入为定也”。又如《毕法赋》“太阳照武宜贼”句下注云:“……谓元武坐于太阳月将之上,占贼必败。惟畏占时在夜,贼反大幸。尤宜逐季推寻日出日入之时,极准。如止以卯为日出、酉为日入,则元武止有临地盘之申上者为昼,缘不临地盘寅、卯、辰、巳、午、未故也。如推究节气日出日入,则元武纵临酉、戌,尚可作太阳照武之用也”。此又古人亦有用日出入定昼暮贵人之明证也。

  (黑白子)
  

易德轩算命网周易算命易经算命算命最准的网站

·上一篇奇门文章:刘伯温六壬秘术
·下一篇奇门文章:金口诀与大六壬课的比较

论坛热帖

易德轩奇门遁甲 | 奇门遁甲 | 奇门遁甲入门 | 奇门遁甲预测 |  算命起名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5090号)